• <font id="atwzy"></font>
  • <code id="atwzy"></code>

      那天去運河堤公路散步,微風輕拂,楊柳依依。運河上的貨船來來往往。我一路走,一路欣賞沿河的風景。突然,正前方出現了一位織漁網的老者。
      老者大約七十來歲,戴著草帽,穿著一件花格子外套,盤著雙腿坐在地上,身旁放著一只有幾處裂縫的木桶。他時不時地從木桶里取出繩子,在破舊的漁網上穿針引線。那胳膊或上或下,輕輕搖擺。他的眼睛緊盯著漁網,花白且稀少的發絲隨風飄揚。
      我被他的姿態吸引了,傻傻地注視著他。路上的車輛在他身旁呼嘯而過,他全然不顧,依舊忙著手中的“針線活”。估計一段漁網補好了,他放下織網的繩子,從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煙。
      “老師傅,你這是在補漁網吧。”我徑直走了過去。
      他抬頭看了看我,吐出一口濃煙:“是的,閑著沒事,把漁網補一補。”
      我見他答話,便蹲身與他攀談起來。
      老者告訴我,他原是住在運河西側的漁民,以前主要靠捕魚為生,高郵湖就是他的衣食父母。他說,那些年每到開捕的日子,他和兒子就開著漁船到湖里撒網捕魚;到了禁捕期,他們就到城里打打零工。
      “幾年前,國家實施了長江禁捕,高郵湖也不讓撒網捕魚了,我們這些漁民陸續上了岸。”老者又吸了一口煙,繼續說,“我的兒子做起了水產生意,在城區買了房,小日子過得越來越好。”
      “現在都不捕魚了,那您為何還要補漁網呢?”我不禁問道。老者說,他捕魚幾十年了,對這張漁網有了感情,雖然現在用不著了,但把漁網補補好,平時看看心里會舒坦一些,因為一張漁網就是漁民的一段人生。
      真想不到,老者居然能說出這般有哲理的話來。我再次打量老者,他膚色黑紅,臉上有幾道深深的皺紋,盡顯滄桑。他的手長滿老繭,有一根手指還缺了一節。我想問些什么,話到嘴邊咽了回去。
      他的胳膊又或上或下地搖擺起來,操縱繩子的手在漁網間自由穿梭。
      信息整理: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 

   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1
      蘇ICP備10068214號-2   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支持:平邑在線

      国产毛片精品无码更新在线_欧美一级片视频中文字幕_久久精品人人妻人人爱_国产高清日韩无码一区二区
    1. <font id="atwzy"></font>
    2. <code id="atwzy"></cod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