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font id="atwzy"></font>
  • <code id="atwzy"></code>

      隆慶《高郵州志》卷一,高郵區界:“西抵天長縣,八十里,以凌塘橋為界。”高郵境域的最西端凌塘橋,位于蘇皖界河秦欄河上,屬于現在的菱塘回族鄉。
      開元十七年(729),為紀念唐玄宗李隆基生日,將每年的八月五日定為千秋節?!杜f唐書·地理三》:“天長,天寶元年(742),割江都、六合、高郵三縣地置千秋縣,天寶七載,改為天長。”從地圖上看,天長東境楔入高郵最深遠處,即是凌塘橋。就是說,高郵的西界,自唐代天寶元年就已經確定下來了。
      菱塘本稱凌塘,最早可以追溯至北宋時期。
      華鎮《云溪居士集》卷八《元豐六年(1083)二月檢田凌塘中馬上口占因簡德器主簿》曰:“強半春光未足看,花心柳眼尚盤桓。景陽不放融怡色,密雨猶矜料峭寒。借問董工湮沮洳,何如騎馬按岡巒。幾番回首自惆悵,可借江南一釣竿。”
      華鎮(1052—?),字安仁,會稽人,元豐二年進士登第,授高郵縣尉,在郵任職時間為元豐三年至六年。所謂檢田,宋代指水旱災時,檢視放免民田稅租。由官員實地勘查,根據受災損失的程度,確定蠲免老百姓的稅租。
      熙寧九年(1076) 八月,秦觀與孫莘老、參寥子同游歷陽之湯泉。秦觀《游湯泉記》:“……具鞍馬,戒徒御,翼日出高郵西郭門,馳六十里,宿神居山之悟空寺。神居高不逾三四引,而股趾盤薄甚大,旁占數墟,俗呼土山。”隆慶志卷二,“神居山,在州治西六十里新安村內,石山之戴土者,俗名土山。以其形類土字也。”神居山,現代也稱天山,位于送橋鎮天山片區,山之北即是菱塘回族鄉。
      秦觀一行“具鞍馬,戒徒御”,“馳六十里”,可知在北宋時期,從高郵城到神居山,可以騎馬或步行,穿越今天的高郵湖區域而直達,中間并無湖水阻隔。
      秦觀湯泉之旅九年后,華鎮自高郵城一路西行,與秦觀當年的行進路線完全一致。高郵境內廣布平原,唯西境有神居山,“高二十五丈,周十五里”。“騎馬按岡巒”,所云正是神居山。華鎮身為地方官員,檢田于屬地“凌塘”,就是北宋時期高郵之凌塘。
      陳造《呈郡守陳伯固》詩:“使君手有垂云帚,虐魃妖螟掃不余。十頃飛蝗戴蛆死,已濡銀毫為君書。”陳造詩后自注:“是夏,凌塘飛蝗十頃許。忽至,人方憂懼。繼皆抱草死,一蛆食其腦。”隆慶志卷一二:“寧宗慶元二年(1196)秋七月,飛蝗戴蛆死。是夏旱,飛蝗起自凌塘,忽飛至城,人皆憂懼。繼皆抱草死,每一蝗有一蛆,食其腦。”
      陳鞏,字伯固,河南人。慶元五年,以朝散大夫守高郵。陳鞏方知高郵軍,恰逢嚴重歉收,大饑荒。乃大事興作,以工代賑。“為武學,為軍營,為曲院,成屋至八百楹。”“郡學不稱,建貢院八十余間。”陳造晚年居鄉,與陳鞏交往頻密,為其事作多屬文。“飛蝗戴蛆死”,似是一種超自然的現象,既為異事,也是喜事。
      此詩出自于《喜雨口號呈陳守伯固十二首》之七,可知其時高郵正飽受旱旸之苦,而旱與蝗總是相伴而生。“使君手有垂云帚,虐魃妖螟掃不余。”聚焦于陳造鄉賢的筆端,高郵在陳鞏太守的勤勉治理下,即使再兇暴的旱神與害人的蝗蟲也都消彌于無形了。
      從陳造的自注,到隆慶志的記載,此凌塘即今日之菱塘。
      緣何稱凌塘?隆慶志卷二:“茅塘,在州西南二十里。裴公塘,在州西南六十里。盤塘,在州西三十里。柘塘,在州西五十里。麻塘,在州西南七十里。凌塘橋北有上麻塘、下麻塘。按,以上諸塘,旱則蓄水以溉田,潦則受西山暴流以殺其勢。今盡淤塞為田矣。”
      州志所載五塘,皆在高郵境內西南地域,為西山丘陵尾閭。旱則溉田,潦則受水,五塘起著今日水庫調節水量的功效。由于經年累月泥沙的淤積與人為的影響,至少在明代中期以前,這些陂塘已經堙塞為農田。
      《辭源》:“塘,水池,也作溏。古時圓的叫池,方的稱塘。”州志,“凌塘橋北有上麻塘、下麻塘。”《辭源》:“凌,迫近;升高,登。”依州志言,麻塘又分上麻塘與下麻塘,兩塘關系應當緊密。從字面上看,當有高下之分,也有鄰近的意思。稱其為凌塘,在詞義上應該是恰如其分的。
      隆慶志:“武安鄉,在州治西南,轄四村八里。……曰新安村,二里。”“神居山,在州治西六十里新安村內。”明代,凌塘屬武安鄉新安村??滴酢陡哙]州志》與雍正《高郵州志》,亦作如是記載。
      乾隆《高郵州志》,卷首地圖《各湖總圖》,神居山西側有秦蘭河,河上有木質大橋,注作菱塘橋;卷一,“麻塘,在州治西南七十里,菱塘橋西。有上麻塘、下麻塘。” 應該指出的是,這里的“菱塘橋西”,系指菱塘橋鎮西,并非橋西或者界河之西。在菱塘,菱塘橋有雙重含義,一指秦欄河上的橋梁菱塘橋;一指菱塘鄉治所在地菱塘橋鎮。由此,可以大致確定上、下麻塘的位置,應在菱塘鎮區以西與現在天高大橋以北一帶。
      乾隆志志文將舊志所有凌塘字樣,一律改作菱塘。說明在乾隆志成書的乾隆四十八年(1783),凌塘業已改稱菱塘。隆慶志卷一,集場:“凌塘橋一集。”這個集市,其位置就在今天菱塘鎮區。至遲至隆慶六年(1572),凌塘已經形成集鎮。乾隆志卷四,倉儲,“西南鄉菱塘橋真武廟社倉一處。經管一總八里,三總一里?,F儲谷二千四百六十九石。”嘉慶《高郵州志》卷七,兵防,嘉慶十七年(1812),“外委一員,帶兵十五名,駐水南菱塘橋鎮。”在乾嘉時期,菱塘橋鎮,已經發展成為西南鄉的經濟中心和政治中心。
      1983年版《高郵縣地名錄》載,菱塘,是以公社機關駐地菱塘橋下的一段河床形似池塘,淤泥肥沃,盛產菱角而得名。
      2008年版《高郵地名史話》稱,菱塘橋位于安徽省天長界牌鄉與菱塘回族鄉界河上。橋的東端有兩個約20多畝的水塘,這本來是普通的公用灌溉的水塘,可民間卻賦予它們戲說的成分。說那長方形的水塘是公塘,而那圓形的水塘是母塘,這兩個塘年年長滿了嫩嫩脆脆的家菱,成為婦幼皆知的“菱塘”。
      以上為菱塘由來的兩個版本,已經難以考證,姑存其說。
      清代中葉以降,黃淮來水量增大,運西湖泊群成為日益重要的入江水道,總體水位抬升,高郵湖區不斷擴展,菱塘鄉域成了被高郵湖水三面包圍的半島。由凌塘而為菱塘,既是時人對周邊水環境所發生的重大變化而作出的及時反應與調整,也能彰顯其水鄉澤國的特質。
      另,凌與菱同音,從凌塘到菱塘,其內在的繼承性也是不言而喻的。
      信息整理: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 

   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1
      蘇ICP備10068214號-2   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支持:平邑在線

      国产毛片精品无码更新在线_欧美一级片视频中文字幕_久久精品人人妻人人爱_国产高清日韩无码一区二区
    1. <font id="atwzy"></font>
    2. <code id="atwzy"></code>